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异世崛起传奇_ 第五百二十七章 小娥失踪-

时间:2021-07-08 16:1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丁天二小说异世崛起传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小娥失踪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小丁一刀斩断特能扑的左手腕,再次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,包括四周那些观擂的江湖看客们,基本上,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,那些番邦人,都是练了刀枪不入的功夫的。他居然被小丁一刀给砍断了左手,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不仅观众们不可思议,就连特能扑自己,也都是一脸的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他本来对自己的防身之术充满了信心,可是,根本没有想到,对方的刀居然可以砍得动自己。而且这一刀下去,自己的左手就不见了,从此以后成了残废。他丢下右手的另一支短棒后,捧起鲜血淋淋的左臂,用力掐住手臂,试图止住喷薄出来的血液。

    小丁擎着天罗刀立在一边,他并没有继续攻击,如果此时他再补上一刀,完全是可以要了特能扑的性命的。

    特能扑恨恨地瞪了小丁一眼后,强忍着剧痛,转身朝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西侧看台上,李剑豪等人,今天又是大吃一惊,他们也是不敢相信,小丁居然可以用刀斩断对方的手腕。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天罗刀的威力,还以为是小丁的功法可以破掉对方的防御呢。因此,他们对小丁更加钦佩。

    东侧看台上腾蛇岛的那些人,他们本来听到小丁说出姓名后,便对小丁产生了恨意,此时又见小丁斩断了自己这边所请来的番邦大力士的手腕,对小丁更是恨之入骨了。不过,他们倒是没有当场发作,而是帮助特能扑敷了金疮药后,包扎好伤口,然后径自离开了擂台这里。

    小丁又胜一阵,李剑豪等人亦是欢天喜地,簇拥着小丁返回山庄之内。

    仍像昨晚一样,大家依旧围绕着小丁,向他道贺恭维和询问各种问题。小丁疲于应对,只得口中应付着应答着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大家边等着午餐时刻到来,便讨论今天上午的比赛。

    小丁并没有隐瞒,直接告诉了大家,并非是自己的功法可以破防,而是自己所用的这柄天罗刀,可以破掉对方的防御。

    众人听后惊喜不已,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宝刃?以前那天罗门的掌门上官霸天使用此刀之时,大家也只是听说这柄刀比较锋利,能够切金断玉而已,却是没有听说过,此刀还能破人防御功夫的。

    小丁讲明真相之后,有几名擅使刀的门派掌门,便也起了小心思,他们小心翼翼地问向小丁:“田大人,照你这么一说,即便是我们,来使用此刀,是不是也可以破掉那些番邦人的防御呢?”

    小丁点了点头答道:“是这样的。我的武功和你们也没多少区别,今天能够砍断那番邦人的手腕,全都是倚仗此刀的神奇之处。”

    小丁倒是没有跟众人解释说这柄刀的刀身上刻有阵法。他只是说这柄刀比较神奇,有破防的功用而已。

    这时,徐州降龙门的门主屠蛟玄在一旁说道:“田大人,你的这把刀,可否借给老夫一用,老夫也想用这把刀试试,看看能不能破掉对方番邦人的防御。”

    小丁一听,连忙说道:“好啊,没问题,下午徐门主不妨来试试这把刀的威力!”这种有人替自己出手打擂的事情,小丁自是乐得其成。

    屠蛟玄连忙感谢说道:“那就多谢田大人了!但愿下午老夫能够不负众望,赢下比赛。”

    这位降龙门的门主其实年龄也没有多老,他与李剑豪他们的年龄都是差不多的,大约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,只是这时代的人,寿命普遍偏短,有道是: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!所以,一般五六十岁的人,在这时代里,就已算作是老年人了。

    因此,屠蛟玄自称老夫,倒也没错。

    大家见到小丁肯把宝刀借出去给他人使用,于是便又有几位擅使刀的掌门凑上前来,也说想要用这把刀试试,看能不能打得过对方的番邦人。

    小丁一见,心说这是好事啊,如果你们能够打赢那些番邦人,那就省得自己去亲自迎战番邦人了呢。于是便都一一答应了他们,只要众人之中,有愿意上台打擂的,他都愿意将天罗刀借给他们来使用。

    大家一听,自是高兴万分,这几天接连输了好几场比武,这让这些江湖门派的掌门们,颜面无存,大家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、响当当的人物,何时受过如此窝囊气啊?因此,今天大家看到了有能够打赢那些番邦人的希望,于是,大家都想上台去露露脸,给自己涨涨威风。

    这其中就包括中州神火堂的堂主炎冰烈,和青州猎鲨帮帮主鲜于鳄等人。

    虽然天罗刀是把难得的宝刀,但小丁并不担心借出去后会被这些人给直接扣下不还。这些人基本都是各个门派的掌门人,他们这种身份的人,是不可能做那种小人之事的。因此小丁可以放心大胆地借给他们使用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就已到了午饭时间,今天的午饭气氛,与昨天中午大不一样。赢了两场比赛不说,大家还看到了以后取胜的希望,因此大家无不高兴万分。于是吃起饭来,也就都越吃越香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下午场次的比赛,徐州降龙门的门主屠蛟玄使用小丁的天罗刀,大胜对方的番邦人。

    转天,中州神火堂的堂主炎冰烈,和青州猎鲨帮帮主鲜于鳄同样使用天罗刀大胜两名番邦人。

    其中,神火堂的堂主炎冰烈打斗的时候,有些吃力。他的武功比起其他的掌门人,略逊一筹,虽然有天罗刀在手,但是对方的番邦人接连吃了大亏,因此,他们上台后,也都开始携带兵刃对战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对武功的要求,显然就高出了许多。如果武功不如对方那番邦人的武功,即便有天罗刀在手,却也是难以取胜的。

    因此,别的掌门人对战番邦人时,都没太费力,就打败了对手。而炎冰烈的武功略差一些,打起番邦人来,就吃力了许多。幸好他有神火堂的独门绝技霹雳弹。他抽个空子丢出一枚霹雳弹,自己则是闪身退到擂台的一角。那番邦人不知炎冰烈抛出来的是何等物什,正在迟疑间,轰然一声巨响,他被炸个全身焦黑,全身衣裤碎片纷飞。

    还好,这霹雳弹没能破掉这番邦人刀枪不入的功法,因此,这番邦人虽是受了不小的惊吓,却是没有被炸伤,只是头发胸毛等身上的毛发被炸得焦糊一片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被炸伤,并不代表他就能够胜利。炎冰烈见霹雳弹并没有伤害到对方的身体,便立即挥舞天罗刀再次进攻了过去,趁着那番邦人还在愣神的功夫,他接连劈出数刀。结果,终于有一刀砍中了那名番邦人,直接在他的后背上,划出了一条一尺多长的血口子。

    因而,炎冰烈最终也是赢了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大家返回到山庄后,一个个仿佛全都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般。如今,有了天罗刀,对方的番邦大力士,再也不是无敌的存在。只要有天罗刀在,这些掌门人中,随便一个会用刀的高手,都是可以打赢那些番邦大力士的。

    那些番邦大力士,长得虽然高大威猛,可惜他们空有一身蛮力,除了自身防御力超强之外,其他的武功套路就显得十分笨拙,速度也难以和在座这些掌门人的武功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,这些番邦大力士,已经不足为惧。依靠大家的武功,完全可以锁定最终胜局。

    晚餐过后,小丁与灵猫返回住处。洗漱已毕,两人正想要上床继续他们二人那羞人的双修之术。这时忽然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小丁和灵猫如今耳目都已十分聪敏。李剑豪给他们安排的这套院子很大,房间之间距离也远,一般晚上睡觉之时,是不会有人来到这个院子里的。

    小丁听见那脚步声是朝着自己这个房间走过来的,便连忙穿上了刚刚脱下的靴子。

    这时屋外的敲门声就响起来了。随着敲门之声,小丁还听到欧慕云在焦急地喊道:“田大哥,灵猫姐,你们睡了没?”

    小丁连忙来到门口打开门,只见欧慕云气喘吁吁神色慌张地站在屋门外。他连忙问道:“慕云,怎么啦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欧慕云平定了一下气息,这才着急地说道:“田大哥,你有看到小娥没?她来你这里没有?”

    小丁一愣,心说大晚上的,小娥一个姑娘家,怎么会来我这里。于是便开口说道:“她没来我这里,怎么啦?她没在自己的房间里吗?”

    欧慕云摇了摇头,凄然说道:“没有,我都找遍了,她失踪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丁一惊,心说小娥跟任何人都是无冤无仇的,她怎么会失踪呢?

    “是的,我都去过她房间找过了,她没有在房间里,不知道去了哪里!”欧慕云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,那可是他所喜欢的心上人呢。

    小丁连忙稳了稳心神,继续问道:“你慢慢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她不见的啊?”小丁明明记得晚饭的时候,小娥还与大家一起进餐了呢,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呢?

    欧慕云见小丁问起,他脸上一红,略带惭愧地说道:“我在晚餐的时候,偷偷和小娥约定,饭后我们两个去庄后的那株大松树下面约会,可是,我吃完饭后,去庄后的树下,等了一个多时辰,都没有看见小娥过去。于是我就返回到了庄内,去她房间寻找,却发现她的房间里也没有人,然后我就在咱们住的这套院子里面四处寻找,四处打听,都说没有见到小娥的身影。不过,也有几个人说是看见小娥吃完饭从庄子的后门出去了,我猜想她应该是去了那株大松树下等我,只是在我过去之前,她可能已经出了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原来,最近欧慕云与小娥两人感情升温,经常会找个僻静的地方偷偷私会,没想到这一次却是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小丁一听欧慕云的讲述,心中腹诽,心说这两个年轻人,在别人家的庄子上作客,还不忘偷偷约会,这也太不成体统了吧。他埋怨地看了欧慕云一眼,然后说道:“走吧,带我去你们约会的那株松树下查看一下吧,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欧慕云答应一声,转身便走。小丁跨出屋门紧跟着欧慕云就出了山庄的后门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来到了那株大松树附近,这里只有这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这是一株高大的黄山松,高达十余丈,粗细也有一人合抱之围。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,显得孤傲而又伟岸。

    小丁仔细查看了一下那棵大树的附近,由于此时天色早已黑了下来,想要查看什么痕迹却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他只好开启天开眼来仔细观察。不过,这也只是看到了大树附近的一些杂乱的脚印而已。其他别的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小丁又开启了神识,对这附近进行了一番扫描。除了发现擂台那边有不少人在那里露宿外,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。

    既然庄内找不见小娥的身影,小丁也猜测,小娥可能是出庄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故。这或许会与擂台那边露宿的江湖人有关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带着欧慕云朝着擂台这个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擂台附近露宿的这些江湖人,大多都是自带的帐篷。这些观擂之人中,有不少人在观擂之后,并没有直接下山找住的地方,而是选择了露宿在山顶上。尽管此时的夜晚依然寒冷,但江湖人基本都有武功在身,倒也不惧严寒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大多数人也早已钻进了帐篷内,躺在被窝里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小丁二人过来之时,只发现在前边不远处的路边上,正站着一个人在撒尿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人年龄大了的缘故,也或许是天气太冷了的缘故,这人站在那里等了好半天,才把尿给撒了出来,然而,这尿撒的却也不十分顺畅,断断续续,歇歇停停,淋淋漓漓。

    小丁二人走近那人附近后,发现那人是个年龄大约五六十岁的老头,头上带了个狗皮帽子遮住了半张脸。

    那人这时也发现了小丁二人走近,结果他刚尿了一半的尿,又中途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丁和欧慕云便只好站在一旁耐心等待他便溺完,再欲向他询问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人因为身旁有了陌生人在看着,反倒是难以把尿液排出来了,他站在那里,提着裤子,努力了好半天,也没有把剩下的尿液排出体外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有些不高兴地朝着小丁二人说道:“年轻人不讲武德!我老人家撒个尿有什么好看的?你们没有见过老头子撒尿吗?”

    小丁一听这老头说话的声音和语气,立即就认出了这人,他正是那位来自于马家坨子镇上的,自称是浑圆形意大极门的掌门人马宝锅马大师。

    见这位马大师斥责自己,小丁倒也不生气,他对着马大师抱了抱拳,微笑着说道:“我们无意打扰马大师撒尿,我们只是碰巧路过,想向马大师打听点事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马大师努力了好半天,也没有把剩下的尿给撒出来,便只好暂时先提上裤子,也省得寒风灌裤裆,风吹蛋蛋凉。他翻了翻眼珠子,瞪着小丁二人说道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不讲武德,想打听事情,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。我老人家正在撒尿,你们站在一旁观看,这好吗?这不好。唉……,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你们耗子尾汁吧,回去好好反思,学武之人,要讲究武德才行啊!”

    小丁见这位马大师啰嗦个没完,便只好抱歉说道:“马大师,不好意思,是我们唐突马大师了。不过,此时已经入夜,我们还是有事想要请教一下马大师的。”

    那马大师听见小丁抱歉了,他的心情这才转好了一些,但仍是有些不耐烦地问道:“你们想打听什么事情?快说吧,我老人家还要回帐篷里休息呢,外面这么冷……”

    小丁只好说道:“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前,不知道马大师有没有看见,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,长得有些消瘦,皮肤略显发黑,面容还算好看,身穿一身青色罗裙,身上配有一柄宝剑……”

    小丁将小娥的大概特征详细向马大师描述了一下。那马大师却是想也不想地就回答道:“没看见,我不认识这位姑娘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欲离开。

    小丁连忙上前一步,继续问道:“那么,不知马大师,有没有看到过别的姑娘从这里路过,或者被人从这里给抓走呢?”

    这回,马大师却是歪着脑袋看了看小丁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之前,还真有一位姑娘,被一群番邦人给捉走带下山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听到这个消息,小丁大惊,莫非小娥是被番邦人给捉走了?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