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傲世尘途_ 第九百二十七章 昨日黄花(四更)-

时间:2021-07-03 14:2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月篝小说傲世尘途 第九百二十七章 昨日黄花(四更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是么,能够让老夫动用灵域,在这个境界,你也是第一个!”亘古之木略有雅兴的回道。

    或许是许久不曾动用过的手段,久违的释放出来,却没有任何的阻滞和不适应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,行云流水般,便完成了对这一方世界的完全控制,将刀焚皇者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?

    刀焚皇者没有那么好的描述能力,但就他的第一感觉来说,是真实。

    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天还是那个天,物还是那个物,世界依旧是那个世界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一切都改变了,因为本应该出现在他面前的亘古之木,从这个世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亘古之木,其他的人,包括第一皇者的雨,全都消失在了这个世界,只剩他一个。

    手起一刀,斩出无尽劲气,刀焚皇者却意外地发现,根本连一点扭曲都做不到,更别说去破坏这个虚幻的世界,找到真实。

    亘古之木的灵域空间,确实已经坚硬到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忽然,一股劲风从身旁袭来,却稚嫩的让刀焚皇者有些不敢相信:这就是亘古之木的攻击。

    谨慎让他没有大意到任由对方攻击,却也没有立刻用刀去挡,而是一个简单的旋身,躲开了这极为简单,又极为弱小的攻击:

    一棵小树正伸展枝条,朝他狠狠抽来,修为却低得可怜。

    “淬体巅峰?!”看清楚对方修为的刹那,刀焚皇者释然了,却也疑惑了。

    又等待了几秒,小树的攻击却没有任何变化,还是那个淬体巅峰,稚嫩的让人无奈。

    终于等不下去,刀焚皇者手起刀落,给了小树一个痛快,却并没有任何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才刚刚斩杀掉一棵小树,很快的,又是一股劲风袭来,依旧叫刀焚皇者疑惑。

    “又是淬体巅峰?”几乎和刚才那棵小树相差无几,这一次的攻击者,同样只有淬体巅峰。

    模样也是一模一样,就好像刚才的斩杀,只是一个笑话而已,对方根本就没有死。

    刻意多等了几秒,却和方才一样,没有迎来任何的变化,还是这棵小树在不断的攻击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刀焚皇者只能再次驱动他那高贵且强大的刀,给了这棵不死小树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然后,“果然又来了么,修为,还是淬体巅峰!”和方才一样的画面,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“不行,得找找别的出路!”

    放弃继续斩杀小树这种无意义的行为,刀焚皇者开始找寻新的可能:

    世界坚硬到他无法破坏,很显然有着规则之力加持,那就只能从其他东西入手。

    刀肆意的挥舞,斩出一道道霸绝无双的斩击,将周遭的一切轻而易举摧毁,就连那看上去坚固无比的初月要塞,在刀焚皇者的刀下,也不过只是多一刀和少一刀的区别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很快,所有肉眼所能看到的东西,就都被刀焚皇者毁灭,就连那坚实的大地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巨洞,随便一个都有着数千米方圆的规模,象征着刀焚皇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天空安然无恙,因为找不到任何东西可以让刀焚皇者破坏,万里之内连片云都没有。

    被无视的小树,艰难的在一个个坑洞里爬动,极力想追上刀焚皇者的步伐,然后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陪你这小东西玩玩吧。”已经找不到任何出路的刀焚皇者,就算再不愿意,也只能是把最后的希望,放在这棵不屈不饶的小树身上,哪怕它的修为,低劣的让人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手起刀落,手起刀落,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手起刀落,甚至于刀焚皇者都开始怀疑,这个所谓灵域,根本就是一个强制性的囚禁空间,只有过了一定的时间后,才能将自己放出去。

    但这个想法,最终却因为某一次的手起刀落,得到了改变:

    准确来说,是第三千六百五十次挥刀后,将依旧还是淬体巅峰的小树斩杀,再一次出现新的小树时,事情终于有了一线转机。

    “凝神初期?”刀焚皇者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原以为会永远保持下去,一尘不变的小树,却在这一刻,拥有了更高一层的修为:凝神初期,虽然还是弱小的,却带来了希望。

    三万六千五百次挥刀后,小树的修为终于离开了凝神境界,来到了修炼的第二个层次。

    三十六万五千次挥刀后,聚灵境界再也无法阻挡小树,它走到了化神境界,而且还是以令人震惊的聚灵九变姿态,突破的化神境界。

    也从这一刻起,刀焚皇者不再将小树当成是工具。

    他开始意识到一些东西,这灵域的存在根据,以及小树所代表的深层次含义。

    七十三万次挥刀结束,化神九炼全部结束,小树走到了第四个层次,可以称之为强者的炼虚境界,也就在踏入这个境界的瞬间,小树成功领悟了灵域雏形,让刀焚皇者看破了一切。

    那是极为恐怖的灵域雏形,却又在天地限制的范围内,是这个世界所能做到的极致。

    “昨日黄花。”也是从这一刻起,刀焚皇者知道了这灵域的名字,也是最初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百四十六万次挥刀结束,破极巅峰再也拦不住这棵小树,它终于走到了尊者境界,成为了一头魔兽域主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这一刻起,那些尊崇它的弱小魔兽,开始尊称它为亘古之木。

    是了,这棵小树其实就是亘古之木,是亘古之木的过去,在这昨日黄花灵域中,得以重现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挥刀,其实就是一天,换算过来,亘古之木从淬体巅峰突破到凝神初期,一共花费了十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或许在修者看来,这十分的不可思议,却的的确确就是亘古之木的遭遇。

    完成凝神境更是久远,足足一百年时间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聚灵境界,长的让人畏惧:一千年。

    统计下来,一共七千一百一十年过去,亘古之木才完成了从淬体巅峰,到突破尊者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他突破尊者的时间,比那些尊者所能存活的时间还要长,无愧于亘古二字。

    但这并非是终止,因为今时今日的亘古之木,所拥有的修为实力,已经走到了尊者巅峰。

    这其中又花费了多少年?

    刀焚皇者突然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,因为那会让他很难受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四千年的挥刀,一重境才彻底的走完,几乎让刀焚皇者有崩溃的趋势。

    到了二重境的范畴,不得不说亘古之木的确是强悍无匹,已经可以让刀焚皇者勉强劈出第二刀,虽然还是个被秒杀的结局,无形之中,却给刀焚皇者带去了更大的压力,心情也很沉重。

    二重境一共持续了五千年的时间,当手中的刀,彻底斩断二重境的过去,走向三重境的现在时,刀焚皇者心中不知道该说是高兴,还是无奈:他的战斗,将会变得越来越艰难。

    因为他了解亘古之木的灵域,昨日黄花一直都是昨日黄花,再也没有改变过名字。

    而效果,却越来越接近于完美:

    从一开始可以形成上一个境界的自我,到现在的,可以形成昨日的自我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层次,也是亘古之木成为尊者以后,一直都在尝试的突破。

    最后他成功了,带给刀焚皇者的,却是那触目惊心的绝望:昨日的自我,拥有一切可能。

    六千年过去,亘古之木走到了三重境的巅峰,一个棘手到让刀焚皇者无奈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难一击斩杀亘古之木,甚至需要极力避免被对方的灵域波及:若是再陷入到昨日黄花中,他恐怕又得重复方才的一切,哪怕在真实世界中,这些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那种对心灵的折磨,说实在的,就算是刀焚皇者这种绝世强者,也一样的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战斗的很小心,可这种小心,却也同样是一种消耗,很快,刀焚皇者就疲惫了。

    他看不到终点在哪,三重境巅峰可以说是一个终结,但也可以说是一个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三重境巅峰之前,只要他愿意,全力一刀下去,亘古之木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住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不小心陷入到昨日黄花中,就凭他的修为,依旧可以做到连灵域一起轰杀。

    可这些在三重境巅峰后,都变成了奢求,都变成了不可能,哪怕他的强悍,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的话,与其被温水煮青蛙,一点一点的折磨至死,倒不如来一个痛快!”彻底厌倦了这样的战斗,也不愿意继续被亘古之木玩弄,刀焚皇者这一刻的决定,决绝且痛快。

    体表猛然间爆裂,数百个血洞黑漆漆的出现,不住的往外渗透漆黑的血液,散发出浓郁的黑气,甚至让亘古之木一时间忌惮不已,没有继续攻击。

    而这,也给了刀焚皇者准备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办法用正常手段,将你这灵域破解,那么我今天就试试看,你这渗透了时间规则,堪称世界之最的灵域,到底能不能挡得住我最后一击!”

    血液凝聚在刀上,塑造出一把漆黑之刃,一如既往的低调,深邃。

    却散发出不寻常的波动,也让这坚固无比的灵域,第一次,在刀的周身,产生一丝极难察觉的扭曲:

    那是力量超越承载上限的表现,证明了这一击的强大。

    这血是什么?

    魔物的本源魔气,所凝聚的精华所在,也是刀焚皇者一身强悍所在。

    一旦这一刀挥出去,不论是否破开了这灵域,刀焚皇者都将失去战斗能力,重伤垂死。

    “想要用蛮力破开么?这大概也是唯一的办法吧。”亘古之木默默地看着刀焚皇者,哪怕下一秒将要承受这一刀的,将是他的灵域,却一丝一毫的惊惶也没有,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第一次使用昨日黄花,过去很多次用过,也曾经被破解过,但那些人,却没有一个是通过正常程序破解的,全部都是像刀焚皇者这样,连同灵域本体一起,一击毁灭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见多了这样的结果,亘古之木就算想惊惶,也根本无法产生类似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一点,哪怕是在刀焚皇者的刀,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,并最终斩下来时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淡定的看着这一切,淡定的看着昨日黄花灵域,被简单的一刀两断,一道根本无法修复的裂痕,从天的那一头,延伸到地的这一头,所有的规则之力,全部都在瞬间紊乱,亘古之木依旧很淡定。

    就连那漆黑的一刀,穿透了灵域的同时,也将他的上万根血色根茎一同穿透时,亘古之木也只是微微扭动了下他那庞大的身躯,打了个微不足道的呵欠,然后,继续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他需要紧张什么吗?

    不需要,因为对手只剩下这一刀,再没有后续的可能。

    事实也正是如此,或许刀焚皇者一刀斩断了昨日黄花的一切,甚至伤到了真实世界的亘古之木,但终究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刀,他付出的代价远比亘古之木沉重,结果,已经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失去了全部的力量,仿佛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,刀焚皇者从天空中坠落,若不是定军皇者眼疾手快,及时射出无数支箭,将一根根血色根茎逼退,怕是这一刻,刀焚已经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师父你也见到了,你要求老朽的事情,是不是可以算完成了?”就在这一刻,本来应该是斩杀刀焚皇者最好的时机,亘古之木却因为一点点的受挫,收回了所有的血色根茎。

    然后,在所有人都用可惜和期冀的目光,注视着他时,他却不慌不忙,和月无垠说起了话。

    “算你做到了,不过你现在说这个做什么,把那头魔物杀了啊!”月无垠也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做到了就好,那老夫也可以理直气顺的,跑路了。”亘古之木的回答,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在所有人还在期冀,亘古之木能够更进一步,彻底击溃魔物大军时,令他们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:

    这棵盘踞在初月要塞前,拥有比初月要塞更加雄伟的姿态,冠有当代第一强者之称的亘古之木,竟然在这一刻,抛弃了战场的一切,扭过头去,头也不回的逃跑了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