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毒妃太猛,王爷难招架_ 第431章 疑云得解-

时间:2021-06-29 14:5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轻云蔽月小说毒妃太猛,王爷难招架 第431章 疑云得解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南宫越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被捆的像个大闸蟹似的无法动弹。环视四周,这里根本就是一间杂物房啊。他不是在药铺吗?怎么会……



    这乐善堂药铺不是药王谷的产业吗?而且还是皇上让他拿着玉佩来见少谷主的,可是现在玉佩不见了,自己也成了阶下囚。



    正思忖着,便听到外面有落锁的声音,紧接着便看到有一俊美的男子迈步走了进来。



    男子身穿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,衣服的垂感极好,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,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,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。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,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,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,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,显得颇为轻盈。



    难道这位就是少谷主吗?怎么看上去有些不太像呢?虽然这药王谷的少谷主也十分的英俊,但是这位看上去也太年轻了吧。



    “你是药王谷的少谷主?”南宫越疑惑道。

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?不像吗?”凌亦君勾唇浅笑道。



    “只是没有想到,堂堂的凌少谷主竟然是一位偏偏美男子。”南宫越浅笑道,



    “哦?是吗?多谢你的夸奖,但是这也不妨碍我杀你。”凌亦君收起脸上的笑容道。



    见状,南宫越微微一怔,不是说这位凌少谷主是很好说话的吗?怎么也这么的蛮不讲理呢?更何况,他可是带着玉佩来的,要不是事情紧急,他需要找到皇后娘娘,才不会就这样任凭别人捆着自己的。



    “凌少谷主,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?本官可是带着皇上的信物来的,你当知道本官并非歹人。”南宫越怒声道。



    “皇上的信物?你拿着我们凌家的令牌,却说是皇上的信物?你当本公子是三岁的孩童,那么好欺骗的吗?”凌亦君微微挑眉道。



    啊?难道说,那玉佩不是皇上的信物吗?怎么说皇上都是他们药王谷的姑爷啊,这不是皇上的信物,难不成还是皇后的吗?不过,这也不是不可能的,皇上与皇后感情深厚,谁的信物都无所谓的,现在最要紧的,就是要赶紧找到皇后娘娘,确保她的安全。



    思及此,南宫越淡淡道:“少谷主,不论这块玉佩到底是属于谁的,但这都是皇上交给本官的,娘娘如今赌气出走,皇上很是担忧,让本官拿着这块玉佩前来,就是想要打听娘娘的下落的。”



    闻言,凌亦君收起了想要作弄南宫越的心思,这块玉佩是他亲手交给楚璃雪的,当南宫越说那玉佩是皇上给他的,凌亦君就已经想到定然是皇上有什么急事需要他的帮忙,却没想到竟然是这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丫头离家出走了,他可是还还怀着身孕呢?这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,那怎么得了啊?而且,她离宫出走一定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情,甚至连家也不想回了。必须要赶紧找到她的下落才行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凌亦君压根就没有回答南宫越,转身离开了柴房。随即快速的写下两份字条,并用一年驱动纸鹤,让纸鹤将消息传给了叶无双与慕容凌翔两人。



    原本还在游山玩水的叶无双收到消息后,再也没有玩耍的心思了,随即,发布了寒月宫的信号,问清楚楚璃雪身在何方。



    至于,楚璃雪是因为什么原因要离开皇宫的,就是用脚指头想也能猜到,一定是跟皇上的那些个后妃有关了。好在,不论楚璃雪去了哪里,依着残月与残雪的武功,保护她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。



    而此时,楚璃雪的马车正在一条小河旁边歇脚,残月与残雪守护在楚璃雪的身边,而寒江则在小河里准捉一些鱼虾来给楚璃雪吃。



    “娘娘,喝点水吧,这是奴婢昨日在山上打的泉水。”残雪轻声道。



    “嗯,好。那你们呢?可有喝过了?”楚璃雪淡淡道。

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,奴婢们都已经喝过了,这泉水很是甘甜呢。”



    闻言,楚璃雪举起水囊,喝了几口,果然十分甘甜,都说皇宫里用的水是城外玉泉山的泉水,可是相比之下,这玉泉山的泉水,却远远没有这里的水好喝。



    残雪时不时的就往天上看,就这一小小的举动也被楚璃雪给发现了,“残雪,这天上有什么奇观吗?引的你一直去看?”

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是在等尊主的信号。尊主知道了娘娘离开皇宫的消息,说是要来跟娘娘汇合呢。”



    汇合?怎么听上去这么别扭啊?感觉就像是他跟叶无双要私奔是的。这个叶无双,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离宫出走的?莫非是残雪或者残月告诉他的?



    思及此,楚璃雪将目光不停的在残月与残雪的身上游走,希望可以找出她们心虚了的证据。可无奈的是,她看了半天,都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来。



    “残雪,我离开皇宫的事情,叶无双是怎么知道的?”



    “娘娘离宫出走,皇上定然是担忧的,尊主说,是皇上派人拿着药王谷的令牌去找少谷主了,少谷主将那人暂时关了起来,还传了消息给尊主,让尊主找到娘娘,然后陪着娘娘一起回药王谷。”残雪淡淡道。



    看着残雪坦然的模样,楚璃雪也不好再责怪什么。虽然,残月与残雪姐妹俩还在自己身边伺候,但毕竟叶无双才是她们真正的主子,没有理由不去听自己主子的命令的。



    “娘娘是怪奴婢多事吗?”残雪淡淡道。



    “没有的,只是没想到叶无双也知道了这件事,本来是想着悄悄地走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娘娘,其实奴婢有些话想说的,只是一直没有跟娘娘说过。”残雪有些为难道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就说罢,我可是从来不把你们当外人的呀。”



    “娘娘,那就恕奴婢冒犯了。其实,娘娘本可以不离开皇宫的,娘娘若是还在宫里,她们多少都会觉得自己得宠是没指望的。可是娘娘负气离开,那不是正中别人的的下怀吗?”



    “残雪,你是知道的,南宫溢寒从来都没有这么跟我说话的,当时你也听到了,他是怪我的,既然不信我,那我留下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

    “娘娘,其实,皇上也很无奈,德妃的父亲官位不低,而且朝中也有一定的势力,想要将这些权利慢慢地收回到自己的手中,皇上势必要拿出一些态度来的。既然不能宠幸德妃,那至少要让人看到,德妃是很受皇上喜爱的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就可以这样对我吗?我可是孕妇啊,就不怕我得了抑郁症吗?”楚璃雪愤愤道。



    “二姐,其实你不必担心的,就算你不出手,那德妃也活不了多久了。”寒江拿着一支木叉慢慢地从小里走出来道。



    什么?活不了多久,寒江不是开玩笑的吧,那德妃气走了自己,如今春风得意呢,怎么会活不久了呢?



    “寒江啊,你就不要说这些来宽我的心了,就连南宫溢寒都是维护她的,既然他们嫌我碍眼了,我们离开不就是了。”楚璃雪淡淡道。



    “二姐,并非是我要宽你的心。而是德妃真的时日无多,你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德妃,想要医治好脸上的疤痕,是要用一些猛药的,而且,在皮肤之上再贴上一层假的皮肤,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两样,但是毒素却是从皮肤的每一个毛孔渗透进去的。”



    楚璃雪看着寒江的讲述,一脸的懵逼样儿,寒江啊,寒江,你就不些大家都能听懂的话吗?可是德妃并非是在本身的皮肤上贴那种易容的东西啊,而是,实实在在的跟人换了一张脸啊。



    见楚璃雪很是疑惑,寒江继续道:“德妃以为换脸术就只是将别人的皮肤贴在自己脸上,然后慢慢愈合,成为一张完美的脸。这是她错误的理解了这件事,或者说,是那个实施者有意欺骗了她。”



    “哦?那这换脸术跟你之前说的贴一张假的植皮,遮盖住脸上的伤疤到底有什么不同的?”



    “两种办法都是要用一层其他的东西贴服在自己的皮肤上的,若只是一小块的贴,德妃兴许还能多活几年,但是她却选择的是更换了整张脸。皮肤从另外一个人的脸色揭下来后,是要浸泡在药水里面的,为的是能让皮肤更好的与血肉生长在一起。”



    “那换脸术可不就是这样吗?再说了,如果不是用药水浸泡,又怎么能完全去除原来皮肤上的油脂呢?”

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那实施者在浸泡的水中,加入了微量的孔雀胆,若不是精通药理之人,是根本不会闻出来的。更何况,孔雀胆的毒已经慢慢地渗入到了德妃的血肉当中,病在肌理,汤药即可治愈,如今,毒素已经侵入骨髓,就算是华佗在世也难以救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唉,善恶到头终有报,德妃一昧的执着与拥有完美的容貌,不惜听信小人的谗言,只是,那阿奴的身份的确是一农户的女儿,可让我奇怪的是,一个农户的女儿,是怎么懂得这些的。”楚璃雪淡淡道。



    “其实,这并不难,我曾打听到,农户家里曾经救过一个女子,但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已经有了心上人,被救的那名女子就冒名顶替的进宫做了宫女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这么巧的事?”楚璃雪疑惑道。



    她从来不相信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,一切太过于巧合的事情,越是让人觉得巧合,那就越是有问题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