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侯门锦商_ 第387章 扑朔迷离-

时间:2021-05-28 18:5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金镶鱼小说侯门锦商 第387章 扑朔迷离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三姐妹中,原本她才是过得最好的那个,这两人中,一个身份低贱,一个蠢钝如猪,都该是巴结她的存在!



    凭什么到了现在,她被这两人看笑话?



    “乔乔,你果然还是防着三姐。”



    乔藴曦笑了,“雯姨娘,军事机密,我不认为我们的关系好到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。毕竟,这关系到我们长房,关系到镇远侯府,关系到南疆,更关系到皇朝。既然你说我防备,那就是吧。雯姨娘要说的,可都说完了?”



    乔锦雯深深看了乔藴曦一眼,见自己是真的什么都问不出来了,只得说道:“乔乔,你刚回来,三姐就不打扰你休息了,改日有空,我们姐妹俩再好好说说话。”



    乔藴曦不置可否,带着枸杞与当归离开了亭子。



    乔锦雯在原地坐了一小会儿,不知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面前的花茶彻底凉了后,她也带着丫鬟回西院了。



    “二、奶、奶。”待确定花园里没人了,假山后面的丫鬟才低声提醒常昱莲。



    常昱莲不再遮掩身影,从假山后面缓缓站出来,却是看着乔锦雯离开的方向。



    丫鬟尖酸地说道:“二、奶、奶,没想到这个雯姨娘倒是会钻营的,居然把乔藴曦约出来了。”



    从丫鬟对两人的称呼中,不难听出她对乔藴曦的鄙夷。



    “人家是两姐妹,说说体己的话,很正常。”



    丫鬟小小地查看了常昱莲的脸色,“二、奶、奶,您太抬举雯姨娘了,根本就是她一头热,乔藴曦可没把她当回事!她以为能从乔藴曦嘴里套话,结果被人耍得团团转。”



    “雯姨娘不傻,”常昱莲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乔藴曦离开前,特意去找她,被她‘套’出那么多消息,你以为,是乔藴曦说漏嘴了?”



    “二、奶、奶,您的意思是?”



    “乔藴曦故意透露的口风,雯姨娘不傻,既然乔藴曦把消息透露给她了,她为什么不将计就计?乔藴曦前脚一走,后面多少个尾巴跟着?乔藴曦自己也知道,她在锦城的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乔藴曦为什么还这么做?”丫鬟不明所以。



    “就像她自己说的,与其遮遮掩掩,不如大大方方,不管她告不告诉大家她此次回锦城的目的,总会有人跟着。鲁老夫人手里的东西,迟早都会交到她手上。索性,她大大方方地暴露自己,正好看清楚身边的牛、鬼、蛇、神,而且,她在锦城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现在正是夺嫡最激烈的时刻,镇远侯是中立派,保皇党,可圣上不信任他,他能保证顾瑾臻的安危,可不能保证顾瑾臻将来的儿子,乔藴曦与顾瑾臻必须得未雨绸缪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顾瑾臻与乔藴曦是背叛了镇远侯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”常昱莲摇头,“乔藴曦不过是在做镇远侯不方便做的事。”



    常昱莲今儿看上去心情不错,话就不免多了些,“镇远侯或许要妥协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二、奶、奶?”丫鬟眼睛一亮。



    常昱莲自以为是地说道:“只不过,镇远侯还没有最后定下人选,所以才让乔藴曦布了这么一个局,一是看看几位皇子的能力,二是看看几位皇子的诚意。我猜想,乔藴曦试探过后,最后能‘进入’营地和马场的皇子,就是镇远侯的选择。”



    “何必弄得这么麻烦?”丫鬟不满。



    常昱莲笑道:“站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关系到几代人的荣耀与安危,镇远侯趁着自己还在的时候,早点为两人谋划,他手里有筹码,为什么不好好挑选?”



    “二、奶、奶,三殿下的胜算有多大?”



    常昱莲嘴角噙着志在必得的笑,“三殿下是众望所归,那位置只会是他的,我们要做的,就是盯好乔藴曦这边,随时把握她的动向。我猜想,乔藴曦调动那么大一笔资金,沈家军肯定有大动作。”



    丫鬟不以为意,“这次偏让雯姨娘得了便宜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太过在意,她不过是提前得知了我们都会知道的消息,还是乔藴曦故意透露给她的。你以为乔藴曦真的与她是姐妹情深?不过是借她的嘴而已。等着吧,好戏还在后面。”



    转眸,深深看了一眼“梧桐阁”的方向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翌日,乔藴曦去了镇远侯府,这下更符合众人的猜测了。

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乔藴曦去了自己的陪嫁铺子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调动资金。



    原本,众人还以为乔藴曦是故意做给外人看的,可她接二连三的这种大动作,不像是在演戏。



    京城的时局本就不稳定,再加上乔藴曦折腾的这几下,人心更加浮躁。



    而乔藴曦在休整了几日后,到山庄去了。



    是的,就是顾瑾臻生母,她真正的婆婆,沈媛陪嫁的那个山庄。



    三皇子府。



    王德全身赤、裸地匍匐在软榻边,将地上的衣物一一捡起来,披上自己的衣服,门外送水的丫鬟到了。



    王德扯过被子的一角,仔细搭在床上那人的腰间,遮住让人脸红的部位,走到门边,只将门隙开一条缝,冷眼看着外面的丫鬟。



    丫鬟忙不迭地退后两步,下了台阶,背对书房大门站着。



    王德满意地哼了一声,提着水进了书房,兑好水后,仔细帮端木清擦洗。



    端木清早就习惯了这样被人伺候,惬意眯着眼睛,没有半点不适。



    “老二那边有什么消息?”



    听到主子的声音,王德的手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。



    见床上的人蹙起了眉头,王德吓得脸色惨白,“回主子,二皇子那边没什么进展。”



    端木清闻言,眉心舒展,嘴角也带上了笑,“我以为老二有多大的能耐,结果还是一无所获。”



    王德手里的动作不停,低声回答端木清的话,“爷,二殿下能找到第一个山洞,还不是机缘巧合,奴才认为,八成是乔藴曦的人故意引过去的。”



    本事无心奉承的话,没想到居然被他说中了。



    端木清不以为意,“是故意也好,运气也好,这份机缘都被老二抢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爷,话可不能这么说,”王德不赞同地说道,“乔藴虽然没什么手段,可她身后有鲁老夫人,有镇远侯,谁知道这份‘机缘’是福是祸?”



    端木清微微一笑,“你倒是会安慰人。”



    “爷,奴才不过是实话实说。

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,乔藴曦的话是真是假?”



    王德沉吟了一下,不确切地问道:“爷,您是指镇远侯站队的事?”



    不等端木清回答,王德又道:“爷,只要镇远侯是个聪明的,就不会继续与圣上斗下去。他能保镇远侯府的安宁,能保沈世子与顾瑾臻,却不能保顾瑾臻与乔藴曦的孩子。他已经老了,说句难听的话,谁知道他还能活多久?或者战死沙场,或者寿终正寝。沈世子这一脉,怕是要断了,顾瑾臻是他女儿唯一的血脉,他若是想把这条血脉延续下去,就的投诚。投谁?镇远侯与圣上的关系,您最清楚,也知道镇远侯是不会向圣上投诚的,圣上不会信任他,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。两人都是要面子,猜疑心重的人,权衡之下,镇远侯只能向下一位上位者投诚,所以,这个时候,他不得不站队。从龙之功可比几朝元老更值钱,若是镇远侯守着他那‘三朝元老’的帽子不放,后面的路只会越来越难走,趁现在,早点为后代谋算才是正事。”

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镇远侯为何不直接站队,非要弄出这么多事?”



    王德一愣,似乎没想好该怎么回答。



    端木清却是睁开眼,坐了起来,“这样的话,我是不是该认为,镇远侯选了老二?”



    这话,王德更不敢接了。



    所以,端木清自说自话道:“也是,我们几人中,老二的背景是最强的,外祖家的实力在那里,他母妃在后宫虽不及我的母妃,却也颇为得宠,朝堂上,老二的人也都调到了关键位置,父皇对他的器重也越来越明显,我手中的事务大半都交到了他的手里。”



    “殿下,话不能这么说。”王德心惊胆战,对端木清的称呼都正式起来,“就算二殿下是被乔藴曦的人引导过去的,也不能说明镇远侯就选了二殿下。您也知道那沈家军和马场在皇朝占据什么位置,别说镇远侯现在还没站队呢,就是他站队了,没有绝对把握前,也不会把这些暴露出来。所以,奴才认为,这不一定是件好事。”



    端木清若有所思地点头。



    “再者,”王德继续分析道:“镇远侯那么精明的人物,殿下与二殿下之间该选谁,他最清楚不过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瞧出来,你越来越会拍马、屁了。”端木清调侃了一句。



    王德憨笑,“殿下,奴才说的是事实,镇远侯不傻,不会在这个时候押宝。”



    “按照你的分析,镇远侯还是帮我的了?”



    王德忙道:“奴才蠢钝,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。”



    端木清却是收敛了脸上的笑。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