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济世药尊_ 第一百四十三章 喜从天降-

时间:2021-05-28 12:2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胡子东小说济世药尊 第一百四十三章 喜从天降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窗外风声乍起,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客房里除了老李里的喘息声,再无其他声响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温子琦咳嗽了一声,道:“这种事也只有菲菲你能想的出来,救人还分是救谁吗?”

    秦可卿见他并没用否认,便知南宫菲菲所说不假,当日他舍身挡剑恐怕真如刚才所言,是为了救自己。一直并未细想其中深意,而今突然被提起,竟然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当日自己并不知晓凌浩然的身份,若那一剑真的刺在其身上,其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不由脊冒汗粟,便斜斜的飞了一个眼波过去,怎料他与平日无异依旧是一幅古井无波之姿。

    正在思忖该如何打破此僵局的温子琦,见秦可卿有眼神飞来,便尴尬地挠了挠头,口中喃喃道:“都是菲菲胡乱猜想,不作数的。再说了我们眼下也不是谈这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秦可卿见他有意思岔开话题,也就没有继续在追问,只是娇嗔一声道:“就是,现在什么时候,菲菲还在这里说这些!”

    被二人群起而攻之的南宫菲菲闻言一愣,登时抚掌大笑道:“是我多嘴好不好。是我将这层窗户纸戳破的!行了吧,我认错。”

    二人自然听出此话调侃之意那是昭然若揭,哪有一丝的认错之态,却也不想深究,只是相继摇了摇头,叹气连连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沉默之际,一直垂手而立的祁乐点了点头,恍然大悟道:“师傅,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可以证明他们不是溃军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俱都一怔,南宫菲菲更是一脸的惊讶,疑问道:“你刚才一直在想这事?”

    似乎不明白南宫菲菲会有此一问,祁乐一脸的疑惑,“对啊,事情当然要想明白,要不然放在心里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南宫菲菲狡黠一笑,“对,有些事情呢,真相大白最好,要不然放在心里让人猜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秦可卿深知南宫菲菲若是找不回场面绝不会善罢甘休,便佯装没有听到这话一般。对着祁乐微微一笑道:“哦?那你现在想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祁乐立即点头,“回大人的话,想明白了!”

    双颊绯红地温子琦正愁没有话题岔开,闻听祁乐这么一说,连忙道:“那你说说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似乎早已想好了该如何回禀,现在闻听温子琦首肯,祁乐登时轻咳一声:“徒弟是这么想的,如若是溃军那必定是补给全无,所以最为紧要的应该是果腹之物!”

    温子琦嘴角轻扬,缓缓地点了点头赞赏道:“没错,既然是溃军,必定是丢盔弃甲抛弃一切负重之物逃之夭夭才对,所以但凡是溃军经过必定有抢夺之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见自己的想法与温子琦一直,祁乐登时大喜道:“可是,并未有接到过周边村民的报案,难道这群人是铁打的不需要吃东西?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俱是点头称是,秦可卿更是眸色低垂,神色黯淡地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有人不吃不喝呢,只不过是军令如山,不可以打扰村民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只见她闭上双眼,头靠在床帷上似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看她这番样子,温子琦眸中微露忧虑之色,但又不知该如何劝说,只能心里暗自着急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,只有南宫菲菲知晓秦可卿为何如此,眼见她一脸忧思,便关心地轻唤了一声:“可卿姐。”

    被这一声轻唤,将秦可卿从久久的回忆中拉了回来,只听她低低回了一声,“我没事,祁乐你继续说吧!”

    因不知是何触动了秦可卿的伤心之事,祁乐正一脸的茫然,闻听此言神色登时一滞,“啊?哦!”接着便继续说道:“放着周边乡野小村不去抢夺,却跑在附近兵力最为强劲的行宫去徘徊,这怎么都说不通啊,所以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,众人皆已听出,便都缓缓点了点头应和到:“没错。”南宫菲菲更是抚掌称赞。

    对于南宫菲菲的夸赞,祁乐笑得像个孩子一般开心,挠头道:“暂时就想到这些,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。”说这话时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温子琦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看,温子琦反而有些尴尬,他当然明白祁乐为何会时不时征询自己的意见,便微微一笑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或许是祁乐刚才之话提醒了秦可卿,只见她单手抚额略加沉思开口道:“一不偷二不抢,未曾照面只是远远一观,就断定其实溃军确实,看来这位领队也是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正在沉思的温子琦闻听此言,缓缓抬头凝视着秦可卿,柔声问道:“你为何觉得领队也有问题?”

    秦可卿稍加思忖便开口道:“我虽不是行宫的卫军,但作为兵第一要素乃是服从,所以刚才吴琼才对领队的命令深信不疑。”

    温子琦微微皱眉,一脸不解地追问道:“这样说明不了领队有问题啊?”

    秦可卿淡淡一笑,垂目摇头道:“你并非出生行伍,你可能不清楚,但凡能做到职务之人,必定是有一定过人之处,连他的部署都发现这群人有问题,他这个领队怎么可能没发现呢?除非...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唇边漏出似有似无的浅笑,继续道:“除非他确信或者认定!”

    听着她这摸棱两可的说法,温子棋一脸讶异,疑惑道:“未曾照面就能确信,难道你的意思是,不管这伙人是不是真的溃军,都被扣上了溃军的帽子!”

    秦可卿缓缓点点头,眉睫轻颤道:“若真如你刚才所猜,这一伙人是北疆归来的兵胄,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此话说的一点错都没,究竟是不是溃军到时候一问便知。念及至此,便转眼一扫床上的老李接着说道:“我们都去了那他怎么处理,就放任在这里不管不顾显然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闻听她竟然担心起老李,温子琦一怔,随即轻笑一声道:“有祁乐在这里无碍。”

    猛然听到让自己一人照料老李,祁乐瞪大双眼疑惑地看着温子琦说到:“师傅,你让我一个人在这里?恐怕有点…”

    温子琦连忙伸手截断他,柔声说道:“再过一个时辰,你再按照我刚才教你的在搽拭一遍,然后便可抬回行宫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好似突然想到什么一般,一拍额头干笑道:“差点忘了给你说回去要注意些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秦可卿与南宫菲俱是一怔,不知此话时和意思,可祁乐却连连点头,一脸恭敬地说道:“请师傅吩咐。”

    温子琦回头一扫老李,转过身来语重心长的对祁乐说道:“之前和你说的天赐秘术,必留一弊,而下蛊之人往往做事是十全十美这你还有印象?”

    祁乐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说道:“我记得!”

    对于祁乐的记忆温子琦是颇为赞许,便神色肃穆地说道:“好,蛊虫是由人工培育而成的毒虫,种类繁多,恐怕我一时半会很难给你说清楚,我先教你一些阴毒之蛊的辨别之法?”

    站于两旁的南宫菲菲和秦可卿闻言一怔,心知这是要教祁乐, 虽然二人也对如何辨别阴毒之蛊颇为在意,但又顾及可能会犯了忌讳,便欠身一拜,想要迈步离开客房。

    尚未转身,便听到温子琦开口换道:“二位也可听听,全当做个了解,毕竟我不可能一直陪伴在你左右。”说这话时眼神不由自主的轻轻瞟了一眼秦可卿。

    正欲离去的二位闻言心中一惊,秦可卿虽然身在官场,但是对于江湖中的一些忌讳还是颇为了结。

    她可知道有江湖中自古以来就有师傅授艺,旁人不可在场这种规矩,除非是至亲至信之人。而今看他尽然丝毫不避讳,惊讶之余更多的则是惊喜,便微笑地点了点头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南宫菲菲闻听可以待在这里,顿时大喜道:“温大哥,你这是要教我吗?”

    温子琦面色一段,佯装老成地说道:“怎么,是你不想学,还是觉得我这个资格呢?”

    南宫菲菲顿时双手连摆,乖巧道:“药尊传授焉能不学?”

    对于南宫菲菲的调侃之言,温子琦并未放在心上,只是随手一摆。继续道:“那你可以仔细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南宫菲菲一句调侃之话,却因为温子琦的没有否认,让一直猜测其身份的祁乐登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何为药尊,当今周国用药第一人,虽不是官,但是见官大一级,自己竟然能拜在其门下,这是何等的幸事。

    温子琦并不知道祁乐此时竟然将南宫菲菲的一具玩笑话当了真,只见他轻轻一笑,接着道:“常见的阴毒之蛊有蛇蛊,泥鳅蛊,金蚕蛊,情蛊,以及针蛊。”

    一直竖着耳朵细听的祁乐听完这一番话后,一脸疑惑地看着温子琦,好像有话要询问,但是又恐打断,便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正环视众人的温子琦发现他好似有疑问,便停下嘴中之话,好似知道他要问什么一般,便开口道:“是不是发现没有老李中的羊毛疔?”

    祁乐连忙点了点头,恭敬地说道“回师傅的话,小徒是有此想法,但是怕打搅了您,便没有询问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